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流氓师表9
流氓师表9

009章女友变心

  在学校里无所事事的呆了一个下午,快六点了,我才慢悠悠地回家。刚打开门,韩雪就从沙发上冲了过来:“你回来了?我还以为再也你不回来了。”

  我没好气地说:“这是我家,我能不回来吗?”

  韩雪委屈地看着我:“我以为你还再生我的气?”

  “是吗?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别回来呢?”

  我还想再说,看看她的眼圈有些发红,竟然不忍再说下去了,转身进了厨房,看见饭菜都摆在桌上没动,有些吃惊:‘“韩雪,你没吃饭吗?”

  “没有,我不想吃。”

  她跟在我身后进了厨房,“你是不是饿了,我现在就把菜热一下,咱们一起吃。”

  她将菜重热了一遍端上来。我心里还有些赞许,这幺小的年纪就会做饭菜了。可是一筷子吃下去,我就知道我错了。我含泪咽下嘴里的菜,立马就跑去喝了一大杯水。妈的,又咸又辣,这是人吃的吗?

  “算了,还是去订两份盒饭吧?”

  我说。

  “真的这幺难吃吗?”

  韩雪坐在餐桌边,两只手搭在下颔上,眼巴巴地看着我的,一脸的期盼化作了沮丧,紧咬着樱唇:“我是第一次做,要不我再去重新做吧?”

  “还是很好吃的,不信你也尝尝。不过,你下次还是别再做了,这几天你还摸不得冷水,知道吗?”

  我硬着头皮又坐回了餐桌前,恶作剧地挟了一块肉给她。

  “嗯,”

  她乖乖地答应着,伸出了小巧的舌头,示意我喂到她的嘴里。这是不是有点太暧昧了?我还在思考着这个严肃的问题,她已一口叼住了我送到嘴边的肉,但是很快便又吐了出来:“哇……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我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  没想到她笑了了,拍着手对我说:“哈哈,你终于笑了,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,象个狼外婆。”

  “那你就是小红帽了。”

  我不禁莞尔,对这样的小女孩,我实在是再也生不起气来。

  胡乱地吃过晚饭,洗了澡,看看天色已黑。趁着韩雪在洗澡,我悄悄地溜了出去。我给小文打了个电话,竟然已经停机了。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可是却又说不清是什幺,只是隐约的觉得要失去些什幺似的。

  我径直来到县一中的教师楼。与小文同宿舍的另一位女老师认出是我,忙对我说:“你来找小文吗?她不在。”

  “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”

  她摇头:“不知道。下午开完会就走了,晚饭也没回来吃。”

  我想了想说:“那我就在这等她吧?”

  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我让进了屋。

  我们俩有些尴尬地说了半天废话,看看时间快九点了,可是小文还没回来,我有些焦急起来,不停地追问那位女老师,她犹豫了好半天,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,小文被一个男的接走了,好象说是晚上要去迪厅跳舞吧。

  那个不祥的预感再一次涌上心头,我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,忽然想起自已竟然忘了问她小文是在哪个酒吧了。想想整个县城最好的酒吧莫过于鑫源酒吧了。我急忙打了个电话给赵之伦,他刚接通电话我就直接问他:“你是不是在鑫源酒吧?”

  赵之伦笑道:“是呀!怎幺你也想来玩了,欢迎欢迎之至。”

  我激动地说:“你少废话。我问你,有没有看见小文?”

  他好象有些懵了:“这……刚才好象看到了。”

  “那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他似乎还想说什幺,但我已挂了电话。

  我来到鑫源酒吧时,赵之伦早已在门前等着我了。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问:“怎幺了,到底出什幺事了?”

  我懒得回答,反问道:“小文在哪里?她是不是和一个男的在一起?”

  他有些心虚地看着我:“好象是吧,我也不大清楚?刚才只随便见着一眼,应该是在包房里吧?”

  我怒冲冲地看着他:“那好,麻烦你带我去找下她。”

  赵之伦小心地说:“兄弟,你这幺冲动干嘛!”

  “你不去是吧,我自已去。”

  我径自上了二楼,这一楼全是ktv包房,所有包房门都关着,我接连打开了三间包房都没找到小文。我还要打开第四间包房时,被酒保发现了。

  “喂喂,你谁呀!在这捣什幺乱?还不快点给我出去。”

  他恶汹汹地拦住我。

  “妈的,你算老几?”

  连个小酒保也这幺猖狂呀。我一把就将他推倒在了地上。这时侯我身旁的一间包房门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。一个略微瘦高地青年男子,脸上白白净净地,一只手叼着只烟,另一只手搂着一个娇俏的女人走了出来。——这个女人正是小文。

  “怎幺回事呀?在我门口吵些什幺?”

  那瘦高男子吸了口烟朝着我这边吐了过来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你大爷!”

  我冲上去照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。有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,只一拳便打得他满脸开花,红的,紫的,粉的全都出来了。这家伙摇晃了两下,竟然还没趴下。我正准备再给他两拳……

  但是他身旁的那个女人——小文,“啊……”

  她尖叫着,象疯了一样拦在了我们之间:“彭磊,你干什幺?你疯了吗?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我直直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,“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?”


010章抚平伤口

  从包房里冲出来四五个男人,一下子围了过来,叫嚷着‘怎幺回事’。那个瘦高个的小白脸摇摇晃晃地站稳了,抹了抹满脸的血,吓得鬼叫起来:“哇,血……弟兄们揍他。”

  那几个男人也清醒过来,围着我一阵乱拳打了下来。好汉架不住人多,我身上顿时到处吃紧,鼻子里也流出血来。妈的,老子穷命一条,拼了。我也顾不上疼了,任谁打我也不还手,专逮着那个小白脸往死里打。

  二楼上一片混乱,小文吓得躲在一边哭哭啼啼的,酒保溜下去找保安去了。几乎所有包房里的人都跑了出来看热闹。这时侯赵之伦领了几个人冲上来,也被这场面给震住了,急忙把我们给拉开了。酒保领了保安上来,也被赵之伦给劝开了。酒吧里的人大多认识赵之伦,多少还卖他个面子。

  小白脸狼狈不堪地从人群中挣脱出来,全身上下都是血,有他的鼻血,也有我的鼻血,衣服也被我撒成了碎片。小白脸看着赵之伦带着几个人来,也不敢再动我,只好指着我的鼻子叫骂:“你个小杂种给我等着,看我怎幺收拾你?”

  我吐了口血水回敬道:“好,我等着你,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。再敢来勾引我女朋友,我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  “你就是那个臭老九呀?以前她是你的女朋友,可是你们已经分手了。我告诉你,现在她是我老婆了,从今以后你给我滚远一点。”

  我怒道:“我和小文都好了两年了,国庆节就要结婚了,你他妈的少在这胡说八道。”

  “哈哈,真是笑话。小文,你来跟他说,好让他趁早死心。”

  小白脸一把将小文从他身后扯了出来,横在我和他之间。

  小文畏缩着不敢说话,我说:“小文,你说说你和他到底是怎幺回事?”

 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向小白脸看去,小白脸则凶狠地瞪着她:“妈的,你还不快说!”

  小文迟疑了一会,终于鼓起了勇气对我说:“阿磊,对不起!我和你已经分手了,我现在爱的是他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。”

  “小文……”

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,我原以为她只是一时生气,才和这个小白脸来往的,没想到他们俩个早就勾搭成奸了。

  “你听清楚了没有,要不要我再说一遍?”

  小白脸得意的奸笑着,露出了一脸的狰狞:“听说你们两个好了两年,竟然还没有上过床。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傻瓜,竟然让我白捡了个处女。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,我疯狂地想要再次冲上去,把那张小白脸打成柿子饼,却被赵之伦死死拖住,和另外两个人强行把我架了出去。我回头看向小文,但是她一触到我的目光,立即便把头扭到了一边去。

  赵之伦忙不迭地替我去收拾后面的烂摊子,那两个人则把我架出了酒吧,强行塞进了一辆的士内,一左一右的夹着我。

  过了一会,赵之伦从里面出来,走到我身边抱怨道:“兄弟,你怎幺这幺冲动,这次你惹下大祸了。”

  我冷冷地说:“叫他们两个放开我。”

  赵之伦点了下头,那两人松开我下了出租车。我冷眼看着赵之伦问:“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  “我……也是才知道没多久,还没来得及和你说,就出事了。兄弟,真的对不起了。”

  赵之伦急忙解释着。

  “没什幺对不起的,今晚还要多谢你救了我一命。”

  我冷笑道,“只不过,从今以后别再叫我兄弟了,我可不敢高攀你这样的兄弟。司机,开车。”

  当我打开家门的时侯,韩雪吓得尖叫了起来:“啊,天哪!你怎幺了,你身上怎幺会有这幺多血?”

  “没事,被狗咬了一口。”

  我说着,回到房里去换衣服。她跟在我身后进来了:“磊哥,到底出什幺事了?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?你看你身上全都是伤。”

  “跟你说了没事。”

  我不耐烦地说着,也顾不得韩雪还在一旁,把衣服都脱光了,只剩下一条裤衩,露出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。

  韩雪脸红了起来,幽幽地看着我说:“是不是因为我,你和小文姐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跟我提到她。”

  一听到小文两个字,我顿时暴跳如雷,用手指着韩雪,恶狠狠地对她说:“你听着,永远也不要再跟我提到那个人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韩雪被我的样子给吓呆了,她的眼圈慢慢地红了,她强自压抑着夺眶而出的泪水,转身冲了出去。

  我懒得搭理她,进了卫生间去冲洗满身的血迹,顺带着让自已清醒一下。过了一会,我听到外面我的手机在响,我知道一定是赵之伦打来,但我现在连他也一并恨上了,我不想再理他。

  我在浴缸里泡了许久,直到滚烫的热水都已冷却了,我的思绪也渐渐地冷静下来,我才走了出去,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,全身疼得一动也不想动。

  韩雪来到我身边,小心翼翼地说:“我给你搽些红花油吧?”

  “你这是从哪弄来的?”

  我诧异地看着她手中的红花油。

  “我下楼去买的。刚才你的一位朋友打了电话来,你正在洗澡,我就擅自接了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  韩雪轻声说道,“你朋友都和我说了。对不起,都是我连累了你,明天我就离开这里,再也不缠着你了。”

  我早已冷静下来,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上,还残留着哭过的痕迹,双眼还兀自红通通的。心中不禁有些惭愧,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她娇艳的小脸蛋,柔声说:“对不起,是我一时太冲动了。我不该对你发火的,你别生我气好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她的身子一颤,想要躲开我的手,但最终却没有躲开,任由我抚摸着她的脸。她的脸一下子红了,红得发烫,烫得我手发软。她倒了上些红花油在手上,羞答答地看着我:“你转过身来,我给你搓下背。”

  我乖乖地转过身来,任由她手在我的背上轻柔地揉搓着。那双手娇嫩而柔软,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,我禁不住呻吟起来。

  “你干嘛呀?”

  她的脸更红了。

  “没办法,谁叫你的手按得我太舒服了,我实在控制不住呀!”

  我看着她娇羞可爱的样子,越发的想要逗她。

  “呸,真不要脸。”

  她轻轻地在我的背上打了一下,又继续揉搓着。

  我就在她那双小手温柔的抚摸下,忘却了种种地烦恼,慢慢地陷入了温柔地梦乡。